今天是2011年6月20日
 
您现在的浏览位置是:首页 >

尹灵芝的故事

添加日期:2016-11-4 9:53:48 点击次数:919

 

误会

    赵家垴是寿盂边缘地区,日寇******三天两头来***扰,尹灵芝领导儿童团和妇女站岗放哨,十分认真,不管是什么人来,尹灵芝都细心盘查。

    一天大早,灵芝带几个小伙伴,在村口放哨,不一会,从界石方向来了个陌生人,大家警惕地注视着。谁知那人到了村口,话也不说,径直往村里大步走去。灵芝急忙上前揪住衣襟:“喂,你要去哪儿?”“赵家垴。”“请你拿出路条来!”“小姑娘,走得急,忘记带路条啦。”那人在身上摸来摸去,找不见路条。“没有路条任何人不能进村,这是儿童团的规矩。”“我认识你们村的干部。”那人说着,绕开灵芝便要进村。

   “先等等。”灵芝想:万一是咱们的人,不是耽误时间吗?只见她打了个暗号,霎时从附近的草丛里跳出铁柱儿等五个小伙伴来,她附耳向小伙伴交待了几句,便向村里走去。

    不一会,灵芝引着父亲、三姨来了。只见铁柱儿他们有的抱着那人的腿,有的拽着袖,不让那人挪动半步。三姨见状,哈哈大笑,小伙伴们一个个瞪大眼睛,灵芝问“他是谁?”三姨说:“这是咱们县里的老张(贵宏)同志。”原来张贵宏同志是想故意考验考验灵芝,老张同志拍着灵芝的肩膀说:“好闺女,就应该这样负责。”

 

 

放夜哨

   赵家垴村地势高,白天放哨可以瞭见太平沟十里左右的动静,可是晚上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,怎么观察敌人的动向呢?灵芝想了个办法:在一片平地上,挖一个碗口粗、半尺深的坑,然后把耳朵贴在地上,便能隐约听到方圆十里以内的脚步响和狗咬等声音。

   灵芝把这个巧妙的办法传给了小伙伴,每班岗两人站,隔一会便俯下身去听一听,一旦发现声音,便及时通知大家,这个办法避免了敌人晚上的突然袭击。

 

做军鞋

    一九四六年春天,区政府的一位工作员,召集了赵家垴、李家沟、野雀坡三个村的妇救会主任,分派做军鞋任务。根据村的大小,李家沟派了十八双,野雀坡派了二十双,赵家垴派了十五双。李家沟和野雀坡的妇救会主任都嫌派得多,怕完不成,又不好意思说。俩人用眼睛盯着灵芝,好像在说:你说吧,你人小,少接收点任务,上级也会原谅。灵芝刚任妇救会主任,缺少经验,能不能完成任务,并没有多大把握。但她想:工作是靠人来做的。于是,她果断地表示:“赵家垴可以完成任务。”

    到交军鞋时,李家沟完成七双,野雀坡交来十双,赵家垴交来十五双。李家沟和野雀坡的二位妇救会主任,用惊奇和钦佩的眼光,望着这位年轻灵气的小主任,问:“灵芝,你们是怎完成任务的?”灵芝回答说:“我也没什么特殊的办法,只是给大家,多说服动员,自己起带头。”灵芝见她们没完成任务,觉得都是为了革命工作,便主动去帮助她们。到后来,只差两双没完成,灵芝回家把自己给父亲做的两双新鞋添了进去。区上的工作员问她:“你爹不穿吗?”“这两双先让咱部队穿了吧!”

 

比赛霸王鞭

    一九四四年儿童节前夕,区里统一组织各村的儿童团排练节目,进行抗日宣传。灵芝接受任务后,发动全村儿童家长把红绿碎布条集中起来,由他们统一做成五颜六色的“霸王鞭。”有的人家没有红绿布条,灵芝便把白粗布用槐树皮和“木姑姑花”染成草绿色和红色。每个霸王鞭上还系了两个铜铃,有灵芝和铁柱领头舞打,全队共有十二名小伙伴。由于他们霸王鞭做的别致又好看,打的更是又整齐又花样多,所以,比赛后赵家垴获得了第一名。

 

哄娃娃的艺术

    大乐山区是敌我双方必争之地,在残酷的扫荡中,群众常常转移,有时一天要转移好几回。每逢转移,灵芝总是派人先把可疑之人秘密监视起来,然后跑前跑后,掩护群众转移,她最后才出村。

    有一次在一个山洞里,由于一个小孩啼哭暴露了目标,孩子的母亲要用棉被子盖住孩子的头,灵芝怕发生意外,劝阻了她。她从自己背的包袱里拿出两个核桃给孩子玩,又给他吃红枣,孩子停止了哭叫,洞内恢复了平静。

    从此,灵芝在转移时总是要设法买些小孩吃的食物和糖果、花生、核桃等。

 

到处有“孙悦江”

    白草峪有个“地雷英雄”叫孙悦江,埋地雷很有办法。日本鬼子从芹泉扫荡大乐山,吓得不敢走白草峪村,要绕道西梁。好长一段时间,白草峪得到安宁,孙悦江的名声也大振太平沟。

   灵芝听说,便去拜孙悦江为师,学习埋地雷,她认真大胆,不几天便掌握了埋、起地雷的技术。回村后还教会了罗振海、铁柱等“小民兵”。不久,鬼子在赵家垴又挨了几回炸,以为到处会碰到“孙悦江”,便再也不敢随便入村了。

 

智捉叛徒

    罗代英原是赵家垴我方治安员,曾和灵芝一块搞过革命工作,后来大家都怀疑这人有问题,区委也告诫灵芝,要她注意罗代英的行踪,以防叛变。

    一天黄昏,灵芝从后底沟拾燃柴回家,准备烧炕。突然见一个人影向罗代英家走去。快到罗的楼门前时,那人回头看了看四周动静,又听了听后面确实没有人跟踪,才放心地朝院里走去。

    灵芝心想:“这家伙是什么人,天黑了来找罗代英,一定有鬼。”她挪到院门口,蹑手蹑脚地把耳朵贴在门缝上,听着屋里的动静,可是屋里说话的声音很低。只隐约听见什么“地雷”、“芹泉”等等,具体是什么也听不清楚。灵芝急的要哭。突然,她灵机一动,眼睛亮了起来。原来罗代英家的窑顶薄、窑眼小,如果从窑顶上探下身子来听,通过窗户上的风斗儿,不是什么也能听见吗?只见灵芝弯腰下去,敏捷地双鞋脱掉,她趴在窑边上,把头探下来,屏住气,隐隐约约听到屋里的声音:“......自卫队叫问你,李家沟埋地雷的事确实不确实。”陌生人说:“老潘,我还能哄你,李家沟的地雷是我亲自参加埋得。”“有多少颗?”“有五十来颗。”这是罗代英。“好”姓潘的说,“老哥,你可要发财了!这样吧,咱今夜到芹泉,报告自卫队赶一群羊,把这批雷都炸掉,大功告成后,我一定重赏你。”

    灵芝听完把身子缩回窑顶,轻轻爬起来。情况紧急,她顾不上回家深一脚浅一脚地抄小路向界石区委跑去。

    芹泉的自卫队罗代英的报告连夜抢来一群羊,赶往李家沟,敌人企图让羊把埋在李家沟附近的五十多颗地雷毁掉。

    过了赵家沟,便是李家沟,两村只隔二里路。“羊长官”们大摇大摆地走着,不时吆喝着羊群。突然,“叭、叭”两声,紧接着,两边山梁上枪声大作,喊声杀声响成一片,檑木、石头、子弹,一起朝沟里的敌人迎去。埋伏在两边的我区小队、民兵从山梁上冲到沟底。敌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不知所措,一个班的自卫队就这样乖乖地缴了械。原来,区委根据灵芝的报告,将计就计,在两边山梁上设了埋伏。罗代英也被活捉了。

 

 

血染瑞祥寺

   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三日这天,天空阴云密布,狂风呼啸。不一会儿鹅毛雪铺天盖地而来。寿阳境内的第一大商业重镇宗艾,失去了往日的繁华。

    天蒙蒙亮,从阎军四十九师师部至镇东瑞祥寺是大街上,十步一岗地沾满了全副武装的匪兵。瑞祥寺院内的东看台上,朝西架着两挺“水机关”,四个匪兵目不转睛地盯着院内,握枪待命。

雪越下越大了,这时,四十九师政治部主任罗迅带着自卫大队长李凤翥等人走上戏台。他全身披挂,只用独眼朝戏台一扫,叫了一声:“带人!”

    尹灵芝被押进会场。她带着脚镣******,双脚被冻肿了,象两个大窝窝;上身穿一件陈旧夹袄,白底红道,上印满斑斑血迹。她每走一步,便传来一阵“当朗朗”的镣铐声。

    罗迅先命令匪兵用******捅死两个民兵,然后,走到尹灵芝跟前,威胁到:“看见了吧!女*********员!赶快自白吧,投降就放了你,不投降就铡死你!”被敌人审讯和拷打了十五个昼夜的尹灵芝,这时,抬起清瘦的面颊,声音微弱,却清晰有力:“我活着是*********人,死了是*********鬼。叫我投降,那是瞎子点灯——白费蜡!”

    “你为啥要干共产党?”“为了穷人翻身,为了乡亲们的解放,为了给我爹报仇!”“我今天铡了你,你报个屁仇!”“共产党杀不完,乡亲们迟早会给我报这个仇的!”“你死到临头还嘴硬?”“活着就敢骂你们!”灵芝越说劲越大。“这小狗日的。”罗迅独眼瞪的血红,不知啥时从眼角流出了一道黑水,只见他牙根一挫:“给我铡!”

    两个匪兵就势卡着她的勃颈,使劲往铡刀旁按,灵芝用力一甩,挣扎着转过身来,看着周围泪流满面的乡亲们说:“乡亲们,二战区就要完蛋了,大家不要难过,会有人给我报仇的!”

   “给我铡!快!快铡!”罗迅凶神恶煞地大吼。灵芝使劲用脚蹬、用牙咬,指着罗迅骂道:“你这******不眨眼的坏蛋,今天杀了我,八路军要给我报仇,只怕你死时还不如我哩!”一个匪兵突然用枪托子向灵芝打去,打碎了她的两颗门牙,鲜血喷了出来......

    灵芝再次被摁在铡刀上,她使尽力气高呼:“毛主席万岁!八路军万岁!”这壮烈的呼喊,压住了狂笑的风雪,穿过了阴沉的浓云,双凤山想起了回声......一九六六年三月,山西省人民政府追认尹灵芝烈士为“刘胡兰式的女英雄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讲述:杜二凤等    整理:逯新民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               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   
网站首页   本馆概况机构职能公共文化馆办报刊非遗保护精品荟萃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寿阳县人民文化馆    详细地址:寿阳县旧政府院内   联系电话:0354-4621038
技术支持:龙采科技(山西网站建设、山西百度推广)